評析:伊朗、俄羅斯之新型態網路分裂

根據美國智庫New America網路安全政策研究員Justin Sherman在WIRED的投書,近年建立國家自有獨立網路風潮中,伊朗和俄羅斯是中國大陸之外的兩個例子。

在上個(5)月,伊朗官方宣布其打造「國家資訊網路」(也就是伊朗國內網際網路)的進度已達 80%,俄羅斯總統普丁也簽署媒體稱之為「網路主權」法案。與中國大陸過濾流入自國資訊和監控流出自國資訊的「防火長城」相比,伊、俄兩國的做法代表更進階的網路分裂趨勢。

作者分析,中國的網路分裂屬於網路表層的分裂,中國仍依循全球既有的域名系統治理規則,也並沒有顯示要長久地切斷自國與網際網路間連線的意思;其藉由過濾手段來達到在內容管控之際,也同時享有網路開放所帶來的經濟效益。

相較之下,俄羅斯和伊朗所追求的是更深層次且不可逆的網路分裂:其中,俄羅斯的網路主權法不僅強化境內政府網際網路交換中心(IX)的功能,還要建立自己的國家域名系統。作者認為,未來還有可能出現切斷實體纜線、變更路由協定等手段,以控制流出或流入該國的網路訊務。

在伊朗部分,其對外宣稱已完成八成的國家資訊網路,德黑蘭當局希望能因此降低對全球網際網路的倚賴,而伊朗網路上也早已普遍存在審查制度,用以保護伊朗免受外國網路威脅。

作者認為,伊俄兩國的作法將重擊全球網路自由度,並使專制政權更加鞏固;但這也存在了遠超過兩國邊界的重大地緣政治影響力:對於大約50個尚未明確表態要採取「全球性與開放」或「主權性與管制」路線、但想要在網上控制人民,或者純粹只是想提升網路威脅防護能力的國家仿效。也由於這些有關網路治理的決策從國際移轉到國家層級,預期對於我們目前所認知的網際網路產生重大影響。

原始文章

Image by Free-Photos from Pixabay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