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路分裂案例-伊朗國家資訊網路

今年5月,伊朗官方宣布其打造的國家內網「國家資訊網路(National Information Network, NIN)」建置進度已達 80%,德黑蘭當局希望能透過NIN的建立來降低對全球網際網路的倚賴,建構網路空間的國家主權,以維護國家安全。據報導指出,公、私部門至目前為止投入在建置國家網路平臺上的經費分別約2.85億美元以及1.66億美元。 閱讀全文 “網路分裂案例-伊朗國家資訊網路”

漆咸樓觀點:解決網路分裂問題

英國非營利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(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),或稱為漆咸樓(Chatham House)在6月12日發布Tackle the ‘Splinternet’(解決分裂網路)文章,其主要論述為:全球不同治理模式間的競爭增加了數位空間管制的難度,為避免壓制型治理模式持續擴散,西方國家得加把勁廣泛宣傳有關「開放與良好管制的治理模式」的優點。

兩位作者Marjorie Buchser及Joyce Hakmeh在文中首先提及,因為跟不上技術與安全威脅發展,用以保護資料隱私、防範犯罪、建立AI倫理標準等的必要機制與工具不足造成了政府在管制面的缺口。文中進一步解釋,不斷進展中的技術基礎建設包含了由不同企業、政府、非營利組織所設計出的硬體、系統、演算法、通訊協定與標準等元素。在不同的文化、經濟與政治背景下,也讓這些技術有迥然不同的實踐方式。 閱讀全文 “漆咸樓觀點:解決網路分裂問題”

網路審查與封鎖 – 日益增長的網路分裂

Fortune專欄作家Jeff John Roberts在今年5月底以「網路分裂日益增長」(The Splinternet Is Growing為題撰文提到,各國政府透過網路內容審查或網站封鎖,在虛擬的網際網路上劃出邊界,造成所謂網路巴爾幹化(balkanization)現象;即使此現象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存在,但近年有加劇趨勢。 閱讀全文 “網路審查與封鎖 – 日益增長的網路分裂”

評析:伊朗、俄羅斯之新型態網路分裂

根據美國智庫New America網路安全政策研究員Justin Sherman在WIRED的投書,近年建立國家自有獨立網路風潮中,伊朗和俄羅斯是中國大陸之外的兩個例子。

在上個(5)月,伊朗官方宣布其打造「國家資訊網路」(也就是伊朗國內網際網路)的進度已達 80%,俄羅斯總統普丁也簽署媒體稱之為「網路主權」法案。與中國大陸過濾流入自國資訊和監控流出自國資訊的「防火長城」相比,伊、俄兩國的做法代表更進階的網路分裂趨勢。 閱讀全文 “評析:伊朗、俄羅斯之新型態網路分裂”

俄羅斯總統普丁簽署獨立網際網路法案

2018年底,俄羅斯立法機關提出被喻為「俄羅斯網路主權(Sovereign RUnet)」的法案,該法案試圖將俄羅斯網路與全球網際網路在發生網路威脅之際分離;該法案之草案在今年(2019年)2月通過一讀,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(Gosudarstvennaya duma)在上個月中(4月16日)通過該草案,5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丁也正式簽署了該法案,進一步擴大了俄羅斯政府對網際網路的控制。 閱讀全文 “俄羅斯總統普丁簽署獨立網際網路法案”

俄羅斯總統普丁簽署獨立網際網路法案

2018年底,俄羅斯立法機關提出被喻為「俄羅斯網路主權(Sovereign RUnet)」的法案,該法案試圖將俄羅斯網路與全球網際網路在發生網路威脅之際分離;該法案之草案在今年(2019年)2月通過一讀,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(Gosudarstvennaya duma)在上個月中(4月16日)通過該草案,5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丁也正式簽署了該法案,進一步擴大了俄羅斯政府對網際網路的控制。 閱讀全文 “俄羅斯總統普丁簽署獨立網際網路法案”